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 权斗(三十三)
    “越越,这样真的好唛?”喵者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景珏,啊不对,这时候应该叫靳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挺好的啊,这样才能成长嘛,做任务的哪个不是这样被玩儿过来的,这样她才会变得更强大。”

    喵者默默闭了嘴,心道:“所以才会造就你现在的恶趣味!现在哪个人玩的过你,以前玩你的那些人最后还不都是被你玩了的。”不过,喵者当然没有说出来,他可不想被整,于是它转移话题。

    “话说,太后之前还表明不知道圣旨的事,怎么一下就知道楚家有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靳越淡淡的瞥了喵者一眼,然后开口道:“因为你智商不够。”

    喵者觉得,他感受到了靳越那一眼里,深深地鄙视。

    与此同时,长安也在问太后这个问题。

    “娘娘,您怎么知道楚家会有王爷想要的东西。”

    太后停止转动手中的珠串,道:“我哥哥虽然有野心,但到底不是个冒进的人,不然先帝在位时,他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夺势,却选择了蛰伏。”

    她站起来走到窗边,看到外面的侍卫还昏迷着没有醒来,笑了笑,关上了窗户,继续道:“所以我之前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五皇子景穆辰一继位,他会有如此大的动作,并且,景穆辰还没有打压楚家,而是选择放纵,而现在,我明白了……”

    “因为楚家握住了景穆辰的把柄,所以才敢如此有恃无恐,而景穆辰因为这个把柄,也不敢直接对楚家动手,所以才迂回着,想把楚家捧到天上,等他们膨胀起来,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后,景穆辰再将其曝光,然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谴责他们。到时候,呵,那个把柄的可信度自然就低了。”这边靳越也跟喵者解释着。

    喵者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原来如此,所以那个把柄就是那份圣旨!而景穆辰的计谋也是成功的,楚家已经在膨胀了!”

    靳越给了喵者一个,你终于懂了的眼神。

    喵者:“……”

    秦桢站在窗口,吹着风。

    她原本也不确定夏白雨是否真的是为了对付太后而来,所以只是去吓吓她让她自己提防起来,却没想到给景珏做了嫁衣。

    虽然她也没损失什么,但此时想起自己一直处于景珏的算计中,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的。

    不过倒是也没有持续太久,毕竟她觉得,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不爽上,还不如多想想怎么强大起来,报复回去。

    第二日,太后院外的侍卫醒来,突然发现太后不见了,而太后身边的长安姑姑晕倒在房中,房间内没有挣扎痕迹,但比较少,看来是无力反抗。

    所有的侍卫都陷入恐慌,太后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这可是大事!要是找不回来,他们都是要掉脑袋的啊!

    一时间,寺庙中所有的人都行动了起来,并且立马派人将此事秘密报给了皇上。

    而得到了太后被劫走的消息,皇后和淑妃也皆震惊了!

    夏白雨此行确实是与景穆辰商量好要对付太后的,因为太后也算是楚家的掌家人,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可是她还没动手,太后就已经失踪了!还有谁要对付太后?难道是景穆辰不相信她,提前动了手?

    而淑妃虽与太后接触少,但毕竟是姑侄,她立马将此事暗中传递回了楚家。

    太后失踪的消息,自然不能传出去,这是有损皇家声誉的,所以尽管所有人都在行动,但都是暗中进行。

    而秦桢此时却在浇花……

    是,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急之时,秦桢却在悠闲的浇着花。

    她不知道太后的失踪是否与景珏有关,但无论如何,也是与她的目的无关的,她之前担心她的安危,只是因为答应了景珏要保护太后,自然是要守承诺,但既然已经知道景珏的算计了,那么她也无所谓咯

    她已经接到了傅萱兰的消息,关于傅家是如何被栽赃一事,已经有了线索。

    这件事确实是景穆辰直接做的,而作为景穆辰身边最信任的人,海福禄,他是为皇帝给下面的人下达各种执行命令的人,他肯定是知道所有事的。

    虽然情报上说他忠心耿耿,但是人就会有弱点的,要景穆辰自己承认不太现实,那就从身边太监入手吧。

    在景珏把景穆辰扳倒之前,她要搞定这件事,不然等景珏倒了,即使证明傅家是被栽赃的证据太多,也失去意义了。

    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悠哉的浇着花,反正众人也在忙,应该注意她,秦桢这样想。

    可就在这时,她居然就听见有人喊她了……

    “沈姑娘。”杨成路过秦桢的小院,就进来瞅了一眼发现她竟然在浇花。

    秦桢回过头来,发现是杨成,也浅笑着道:“杨太医怎么来了?”

    杨成这是也才想到,就这么直接走进姑娘家院子,好似有些不妥,有些嗫嚅道:“我,就是经过,就…想着进来看看沈姑娘。”

    这话杨成自己听着都觉得不对,又连忙转移话题道:“沈姑娘很喜欢花吗?”

    秦桢看了看手中的花洒,然后轻笑咯一声,道:“还好吧,就是无事,见院中有花,就拿着花洒浇一浇。”

    杨成看了一眼秦桢浇的花,突然愣了一下,脸上表情有些纠结。

    秦桢瞥了他一眼,道:“杨太医有什么,直接说吧,不用这么纠结,就算是坏话,我也不会打你的。”

    见秦桢如此说,杨成更纠结了,仿佛在思考秦桢说,“不会打他”这句话的可信度。

    秦桢默默想了想,难道我的可信度已经这么低了?她是说真的啊,她不会打人,也打不过啊,顶多……毒人。

    杨成纠结了一阵之后,还是将话说了出来。

    “沈姑娘,这个花,是不能浇那么多水的,会死的。”

    秦桢看了一眼她浇的花,好像确实浇的有些多……

    她默默地放下了花洒,然后淡定的回了句,“噢。”

    想了一下,她又补充道:“这是我给花的考验,挺过去了,它才会变得更坚强,开出更好看的花的。”

    杨成有些楞,沈姑娘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