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你tmd找死】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越往山下去大白的嘶吼声传来的越清晰,嘶吼声音表示愤怒和恐慌,也有向自己这个主人求助的意味在里面。王国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叫,希望能让大白听到自己这个主人马上就要来到它的身边救它别害怕。

    这时候王国展现出来的身体素质让身后跟着两个半大小子都不由得暗自称赞,他们可都是在山里面长大的。几岁就到山上摸爬滚打,上山下山不能说如履平地但是速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可是这两个半大小子和王国一比较,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王国就像是一只灵猴一样,从山上往山下蹦跳,没错就是从山上往山下蹦跳,下冲的速度再加上山体的坡度,配合上王国有力的大腿。像是一只灵猴一样蹦蹦跳跳地下山,一步出去能达到六七米,平衡仅靠两只胳膊抓紧身边的小树枝或者是树干。

    遇到什么事都往木桩啊一跃而过,这速度实在是太吓人了,加上离的近不到几十秒呢王国就来到山下。看到了在山脚下的大白,正在惊恐的绕着木桩躲避,有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身穿丝绸长袍,手里面拿着一根荆棘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追着大白跑。

    荆棘这个东西上面可是带刺儿的,而且像藤蔓一样软,挥舞在手里面就像是一个长满刺儿的鞭子一样。大白毕竟绕着树跑即使活动空间很大,可是体积太大绕了几圈下来好家伙一鞭子下去,大白身上就扎了十几个窟窿鲜血淋漓呀。

    大白浑身都是白毛,没有一丝杂毛,鲜红的鲜血和洁白的毛发遥相呼应的时候,王国感觉到自己的怒火直冲脑门儿。谁不知道大白是王国的宝贝疙瘩?整个青山镇谁不知道?大白和别的宠物不一样啊,它可以为家族挣钱配种的费用一次是一两银子,到现在为家里面赚了足足有200两。

    天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骑乘大白,本来今天打算得让大白到山里面放松放松。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这么几个人渣居然敢伤害大白,而且还拿着荆棘条抽打大白,一鞭子下去可就是一道血痕了。

    而那个凶手居然以此为乐,一边抽一边哈哈大笑,嘴里面叽里咕噜说的是居然是满语,一看就是八旗子弟的浮夸。这还聊得了,王国简直是热血冲脑眼神通红,顺着自己敞开的衣怀就把左轮手枪抽出来。

    由于距离太远,左轮手枪根本就够不着那个殴打大白的凶手,只能往天上放枪啪啪两声枪响,把山下那几个浮夸子弟全都给镇住了。王国这才加快脚步往山下跑,气喘吁吁地来到大白身边,大白看到自己的主人王国,好家伙委屈的眼泪在眼圈转哟。

    一边嘶吼着一边跑到王国的身边,把大脑袋插到王国的怀里就像是一个受到委屈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亲一样,寻求着安慰寻求着保护。王国一边安慰着大白,一边用手颤抖着抚摸大白身上一道一道的伤痕,鲜红的血液粘在自己的手指上。

    让王国气的简直就可以称得上疯狂了,手里面攥着左轮手枪,看着目瞪口呆的几个浮夸子弟咬牙切齿的问道。“我想问问几位我的马怎么得罪你们了?居然用荆棘条抽打它,下手这么狠你们tmd还算是人吗。”

    几个浮夸子弟对视一眼,那个身穿丝绸长袍的明显是领头的,赶紧把手里面的荆棘条丢在地上,看着愤怒到顶点的王国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拍手上根本就没有的灰尘,根本就没有一点做错事情的悔恨而且还颇为嚣张地拿眼睛,斜着眼睛看王国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王老爷呀这匹白马是你的。”

    对方居然认识自己那就是青山县的人,青山县的人谁不知道大白是吉林将军府上次给自己为民除害的奖励品。明知道居然还对自己的大白下手,这根本就不拿自己这个小王老爷当回事儿,明知故犯那他就是故意的,再加上傲慢的态度,让王国实在是忍无可忍,咬牙切齿地把自己的是左轮手枪举了起来,一边往前走一边冷笑着说道。

    “知道我是谁,你还敢对我的马下这么重的手你tmd是不想活了。”

    说着左轮手枪就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点都不害怕,笑嘻嘻地看着王国戏弄的说道。“哎哟,小王老爷脾气够大的,居然敢拿枪顶着我的脑袋,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tmd管你是谁呢?敢欺负我的马我就要你的命。”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这个浮夸子弟身后跟着的那几个跟班儿一下子就呼啦啦地围了上来。他们的主子听说过王国但是对王国了解不多,不知道王国有多么的狠辣难道他们不知道吗?当初他们可是亲眼看到那只野猪王的,一个像领头的赶紧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着相持不下的两个人劝解的说道。

    “小王老爷别冲动,千万别冲动把枪放下。我们少爷刚刚回到清山县,看到大白颇为喜欢想骑一下可是你的马实在是太倔强了抵死不从,我们少爷一来气就打了她几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皮外伤,没有必要弄出人命吧。”

    王国不能说杀人如麻,但是手上的血可不少,怒火爆发出来的话杀气弥漫呀。这个浮夸少爷没有感觉到怎么样,可是他们这些跟班的感觉到自己后脊梁都发麻,能跟在这个浮夸少爷身边当跟班的没有两下子能成吗。

    不能说从尸山血海当中杀出来的,但是手底下的功夫不简单手上也有人命,能感觉到王国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比他们还重。这些人就不明白了一个年仅16岁的地主老爷,怎么就像是驰骋疆场的将军一样浑身都是杀气啊。

    看到对方居然睁着眼睛胡说八道,哦你看着这匹马好你就想骑一下,你问过它的主人了吗。我的大白抵死不从,你就拿荆棘条抽打它,那么我看你不爽我一枪崩了你,是不是也在合理范围之内啊。

    王国嘿嘿冷笑一声,别说自己被这几个废物包围,就算是群狼环视王国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再加上这个始作俑者,嚣张的眼神实在是让王国气得不行,顶着他脑门儿的左轮手枪,扳了一下扳机只要手指轻轻的一动对方就脑浆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