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七章【腊八节动手上】
    就在王氏家族外松内紧,又是放烟雾弹又是闹出很大笑话的时候,远在榆树沟的马家大院也比较热闹。自从马屁精带着他的儿子马上蛋子从吉林回来的时候,病了很长时间的大马牙终于能够下地了。

    把房间所有的人全部赶走之后,就留下了马屁精,马屁精这才打开自己揣在怀里拿出来了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油纸包放在桌子上。大马牙看到这个油纸包的时候,脸上露出来疯狂的表情,让人感觉到有点害怕,俗话说的好嘛要想让其灭亡,必先与之疯狂。

    多大点儿事儿啊,不就是罚了你一些赢钱吗?你居然拿砒霜害人,自作孽不可活呀。看到大马牙疯狂的样子他死都并不冤枉,这一包砒霜的重量达到二两,足够毒死200人了,你就是下药想要毒死王氏家族的牲口,你也不至于买这么多吧。

    把这个油纸包放在手里面拍了拍,笑眯眯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非常猥琐的马屁精说道。“行这件事办的不错,引起别人的注意吧。”

    别看马屁精这个人非常的猥琐,什么坏事都干就是不干好事,但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马屁精长得很有特点可是张大肚子长得更有特点,这年头像张大肚子那么胖的人可不好找。

    在青山县生活一辈子的马屁精难道不认识张记杂货铺的东家张大肚子吗?两个人还碰了一个面对面,虽然自己做了伪装很有信心张大肚子没有看出来自己是谁,但是马屁精不敢说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漏洞。

    听到自家老爷问了是否顺利,当然顺利了,不顺利他也得顺利。拍着自己干瘪的胸脯差点没把自己锤吹咳嗽了,得意的挑动着自己的龙虾胡子笑呵呵的说道。“老爷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时候办事儿出个叉屁,放心吧保证神不知鬼不觉老爷,现在东西有了,咱们什么时候动手选择谁动手啊。”

    大马牙这才哈哈一笑,咳嗽了两声拿出自己的烟袋锅点燃抽了一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老管家马屁精说道。“不急不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先派出人给我侦查一下子,看看王国那条最心爱的猎犬在不在家,听说那条猎犬没事就往山上跑,一定要找准目标才好下手。”

    马屁精研究王氏家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马氏家族的大总管,他是战斗在第一线的,早就派人监视王家大院的一举一动了。这两天王家大院弄出来了不少笑话,作为一个合格的管家向老爷作出汇报,综合所有的情报作出准确的判断,是他这个当管家的责任。

    “老爷放心吧,我早就派人监视他们家了,那条猎犬已经回来了,而且王家大院最近挺热闹,天天晚上包粘豆包包冻饺子。”

    大马牙听到这个消息眼前一亮,笑呵呵的说道。“好啊这是好事儿啊,天天晚上包豆包包冻饺子,全都得参与进去越忙碌警惕性就越低,咱们也就越好下手。”

    “刘大脑袋家我又不是没去过,西面是厨房东面,而是牲口居住的偏院咱们下手的目标就是东面儿的牲口棚,全在西跨院包豆包包冻饺子,谁没事跑到牲口棚去呆着更好下手。”

    大马牙感觉到很自信,自己马上就要报得深仇大恨,心情好的那就别说了通体舒服,要不是胸口时常发闷咳嗽,都感觉到自己的病已经彻底痊愈了。大马牙非常的高兴可是作为管家的马屁精,却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看着自家老爷说道。

    “老爷我怎么老是感觉到有一些古怪呢?虽然整个王家屯儿都在疯传小王老爷年纪轻胡闹,有两个钱儿不知道怎么花好了,居然包一千斤的豆包和500斤的冻饺子。”

    “王国这小子能让咱们家吃这么大的亏,他不至于这么四六不懂吧,他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浪费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可是我一直想不通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大马牙看着自己的管家站在那里,两只绿豆眼睛左转一下右转一下吧搞得很神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马屁精笑骂着说道。“你懂个屁呀,王国敲诈了咱们家500两银子,买几头猪买不回来呀,为什么包这么多的豆包和冻饺子那?没得了咱们家的好处,白来的钱为什么不花呀。”

    “之所以包这么多感觉到很奇怪,以我的认知那就是这小子拿我的钱去收买人心。听说他们家在今年雇了不少新的长工,包这么多的豆包饺子吃不完可以送给这些长工啊,收买人心呗这点儿事儿都弄不明白,还管家你管家个屁。”

    马屁精为什么叫马屁精啊?会拍马屁笑嘻嘻的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在自家老爷面前拍马屁的说道。“还是老爷英明,一点就透,但是老爷咱们什么时候下手啊?免得夜长梦多,下手的这个人还没有找到呢,您打算用谁呀。”

    大马牙能够纵横青山线这么长时间,能够和脾气暴躁实力强悍的王大嗓门对抗了20年,虽然总是在吃亏可是依然矗立不倒你说他能简单得了吗。他是很坏坏事做尽,坏的脑袋生疮脚底流脓,为了得到好处什么损事都干,但是你可要记住一点,他是一个父亲,他是一个爷爷,他是一个家族的男性家长。

    他就是再坏,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子孙子,置于危险的境地而不顾。不可能只顾自己的一时痛快,而让自己的孙子和儿子去冒险,可是投毒这件事太大,必须得有一个心腹去完成,自己的亲人一个都不能动,让他只能把目标转向了自己的管家马屁精的身上。

    老爷有事儿你们这些下人当然负其劳,要不然我养活你们父子两个干嘛呀。这么危险的一个活,只能由你和你的儿子去负责吧,到关键时刻什么管家呀,什么家生子的仆人都能豁得出去,只要不是自己儿子和孙子的性命,谁的性命都不重要。

    老爷不说话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这让马屁精感觉到了浑身不得劲,自家老爷是个什么德性?难道他不知道吗。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孙子去干这样危险的事情,而且还需要嫡系手下去干,除了自己这个父子两个还有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