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一章【连夜出发】
    王国在客厅收拾马屁精父子两个的时候早就听到鞭炮声的王大嗓门儿,赶紧穿衣服带着自己的儿子,还有家里面年轻力壮的打手,呼呼啦啦十几个人拿着木棒子就冲到了小王家大院。

    看到跪在地上的马屁精父子两个,还有那一大包砒霜的时候,老爷子眼睛都红了。马屁精父子两个虽然被打的很惨,口口声声说来到王氏家族投毒就是对大白和大狼下手的,我对你们家牲口下手的而不是给人投毒,没有打算一毒死王国全家。

    一个是毒杀牲口,一个是毒杀满门这是两个性质知道吗?一个是判刑最重的也就是流放宁古塔。另外一个可是灭九族的重罪,孰重孰轻父子两个男的分不清楚吗?认了就等于死了而且还是死定了,全家都得跟着陪葬,谁还没有个三亲六故亲朋好友再狠的人也有顾虑。

    其实王国早就考虑清楚了,不会报官要不然被那些贪官一插手,自己连毛都捞不着。你认不认罪在我这里都无所谓了,我找你主子去这是已经商量好的行动报复方案为什么王大嗓门五经半夜的居然主动带着人来了就是王国告诉他。抓到投毒凶手之后,需要老王家大院全力以赴的帮助帮助,干嘛维持秩序充当威吓的队伍。

    今天主力是王氏家族的这些人,再审下去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再说了跟这些下三滥在这里耗费时间不值得。应该找他主子所以王国吩咐小石头他们长工给两个人穿上衣服,别在路上冻死了。

    然后让张大牛还有剩下长工给马爬犁跳车,然后穿戴整齐,两个家族并成一伙,浩浩荡荡的就出发了来到榆树沟的时候正好是后半夜两点半。整个榆树沟都静悄悄的,因为又是马蹄声又是车声,所以把榆树沟的那些土狗惊动了下来,刚想开口叫,可是闻到大狼和黑妞的气味全都眯起来了。

    谁敢吱声啊大狼在十里八乡,那可是当之无愧的霸主闻到大狼的气味,这些土狗早就害怕得要命了,夹起尾巴回到自己的狗窝里面趴着不吱声。王国虽然来过一次榆树沟那是因为送方正两口子回家,只不过是一来一去路过而已。

    根本就不知道马氏家族生活的马家大院具体的位置,可是王大嗓门儿知道啊,赶车的长工也知道。穿过整个屯子来到榆树沟最里面靠近山的位置,有一个深宅大院,大门的两侧居然挂着两个红灯笼,一看就有过年的气氛。

    房产坐落的面积比自己的小王家大院还要大上一倍,看来马氏家族的实力不容小觑呀。找到正主就好办了王氏家族的人走下了马爬犁,一字排开甚至王国都已经把左轮手枪拿在手里了,眼神示意一下王虎还有张大牛上前砸门。

    两个小子也不客气拿着手里的木棒,还有枪托就开始砸门,好家伙跟擂鼓似的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把马氏家族的人惊动起来了,门房的人一边披着衣服往出跑一边喊叫着说到。

    “谁呀?大半夜的真有这么敲门的吗?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把我们家老爷惊动了没你好,赶紧给我停手。”

    “咯吱咯吱”

    木门被打开一条缝,看门人想伸出个脑袋看一看,到底是谁敢这么砸门,可是没想到刚打开门,咣咣两声就被人踹开了。王国和王大嗓门带着人就冲了进来,至于那个看门房的人早就被王大嗓门儿带来的人给逼住了,没你什么事儿你给我消停呆着。

    来到院子正中央,王国一挥手早就得知王国计划的两个家族的人,就像土匪进村似的开始搜索。无论是男的女的穿没穿衣服的还是在被窝里的,全都给他拽出来,好家伙整个马家大院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咒骂声女人的尖叫声,孩子的哭泣声响成一片。

    王国带着张大牛和背着五支长枪的长工,还有王大嗓门儿的三个儿子,管家王贵这几个人直奔后院来了。闹成这么大的动静,难道大马牙没有听到吗?听到了正和他的老婆在穿衣服,打算出来看看情况,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土匪下山抢劫了。

    可是没想到衣服还没穿上呢,房门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王国带着人就冲了进来,看着大马牙和自己的老婆,一脸惊讶的样子冷笑着说道。“马老爷你好啊,大半夜的冒昧来访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和夫人穿戴整齐出来吧,咱们有件事需要好好聊一聊。”

    大马牙两口子本来以为是土匪下山抢劫的,看着王国这个年轻人穿戴得非常不错,土匪有这个装扮吗他老婆弄的不知所措。这到底是土匪还是干什么的?可是大马牙一看到王国带着人冲进了自己的卧室,脑子就嗡的一声什么都明白了,完了这回彻底完了。

    愣在了那里眼睛咕噜噜的乱转,一看就是打鬼主意,再考虑怎么把责任全都推到马屁精父子的身上,把自己的麻烦全部撇清。这件事跟马氏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没等他考虑的怎么样呢,张大牛就带着人冲了上来。就像是抓小鸡仔儿似的,把老两口从炕上拽了起来,也不管他们穿不穿衣服了弄到了客厅。

    客厅的门都让王国带着人给破坏了,大敞四开的好家伙,穿着裤衩背心的两个老两口冻得直哆嗦。他们惨整个马氏家族的所有人比他们更惨,现在无论男女老少,无论穿没穿衣服都得跪在院子当中的砖地上一动不敢动,谁要动上去就是一棒子打的是哭爹喊娘骨断筋折。

    王大嗓门儿看到整个马氏家族这么个惨状,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在客厅里面绕来绕去指着大马牙的鼻子骂道。

    “别在想着狡辩了我还不知道你,你的管家和他的儿子被我兄弟人赃并货给抓住了。行啊大马牙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投毒要灭杀满门这可是诛九族的罪你也敢干。”

    大马牙看着自己的老对手王大嗓门儿在自己面前吆五喝六的肺子都快气炸了,你王大嗓门儿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说。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不就是仗着有个兄弟吗?要不然你王大嗓门儿能是我的对手吗。

    “你们这是污蔑,半夜的把我们全家人都给抓了起来,你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抄家。我要到县衙告你们去,你们伙同土匪抢劫乡绅,敲诈勒索诋毁我的名誉,冤枉我投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