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章【扬州瘦马】
    没错,进来的居然是双胞胎版的井甜,是年纪特别小的双胞胎版井甜,两个人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一个模子制出来的。唯一的区别就是两个人的左耳有一点不同,穿红色牡丹花的那一位,左耳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痦子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而那个穿着蓝色水仙花的他耳朵上没有这个痦子,这是这对姐妹唯一可以辨认的方法,水灵灵的双胞胎版景甜站在你面前,哪一个男人他能淡定得了啊?王国他能不傻吗心脏跳到了220,再高一点儿王国的内燃机就报废了。

    傻了真的傻了,本来王国还看不起百花楼,穷乡僻壤的你想让我陷入到你们这个粉红色的销金窟,你有那个本事么?有那个货源吗?现在王国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有这个手段。

    咕咚王国吞了一口口水,看着两个女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王国这才反应过来,艰难的转过头看着已经笑容满面,挤眉弄眼儿的花生,不由的伸出自己的大拇指赞叹的说道。

    “花婶儿不愧是花婶,把我的底细摸得这么清楚,连我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佩服你。”

    你小王老爷喜欢什么样的类型又不是什么秘密,百花楼能够在青山县这个商业繁华重镇存在这么多年,他能没有点手段吗。这两个姑娘大有来历,她们是一对双胞胎没错,身高可以说在这个时代鹤立鸡群。

    最最重要的一点这两个女孩没有缠足,经过特殊的培训,能歌善舞琴棋书画,女红厨艺哪个技能都拿得出手。都是经过名师指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两个女孩可是从南方花大价钱弄回来的就是为了钓大鱼的。

    眼高于顶的小王老爷都沉迷到自己的手段当中,不得不佩服自己竖起大拇指,花婶儿那个开心呀。只要王国动心了沉迷进去了,那么百花楼的银子能少赚得了吗?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钓到了王国这条大鱼。

    花婶儿这才扭着水蛇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两个姑娘的中间,拍着穿红色牡丹花的那个女孩笑着对王国说道。“小王老爷好眼力,好品味,这个姑娘名字叫做金枝。这位是她的双胞胎妹妹,名字叫做银枝,江南水乡的姑娘水灵啊,掐一把都能掐出水来。”

    然后看着两个笑盈盈的姑娘指着王国说道。“两个女儿快见过小王老爷,青山镇最年轻最有名,而且还是打猪英雄,为整个青山线除掉一大害的小王老爷。”

    两个女孩看着在他们心中如同魔鬼一样的花婶,居然对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这么推崇,本来死掉的一颗心,现在又慢慢的恢复了原来的温度开始砰砰的乱跳。自己姐妹能否跳出这个火坑?眼前这个人让花婶寄带的小王老爷,能不能成为两姐妹的救星,就看她们对付男人的手段了。

    两个女孩就像身体无骨一样,盈盈的下拜行礼,这时候王国才头一次听到两个姐妹的声音就像是珠落玉盘一样的动听,清脆悦耳百灵鸟也不过如此吧。

    “金枝银枝拜见小王老爷,小王老爷万安。”

    两个女孩的话音当中流露出一点南方的口音,再加上花婶已经说过,两个女孩是从南方花大价钱弄回来的,王国心里面就知道了个大概。看到两个女孩盈盈的下拜,王国不自觉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过桌子一手拉着一个,把两个女孩从地上拉起来。

    边上的花婶那叫一个得意呀,你小王老爷不牛吗?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两个娇滴滴的美人特别是双胞胎,在你面前晃悠,哪个男人能有这样的定力,顶得住这样的粉红攻势,你小王老爷这棵金苹果树我百花楼摘定了。

    两个女孩应该怎么做都经过专业的培训,酒量可不低呀,在外面龟公三毛已经向两个姐妹详细的交代过,要怎么办非常顺从的跟着王国回到了座位上,一左一右陪着王国又是夹菜又是倒酒,把王国伺候的舒舒服服。

    王国虽然对两个女孩很着迷,可以说是怦然心动,但是眼神儿可没有意乱情迷看到老鸨子花婶居然要出去。要是搁在一般人身上,也会把自己身后跟着的那些仆人给打发出去,然后留宿在百花楼享受两个南方姑娘的温柔。

    那么第二天你这个刚刚给两个南方女孩,从女孩变成女人的大金主麻烦就来喽,费用那可不低呀。这才是花婶儿动用手段的第一步,被两个女孩子伺候舒服了,享受了南方女人的温柔,你还能忘得了吗?还能忍受家里面那些胭脂俗粉吗。

    知道对方的目的是把自己灌醉,然后留宿在百花楼,可是王国不会给对方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看到花婶要走用筷子敲了敲盘子,弄出点响动花婶儿回头的时候,王国这才笑眯眯的对他说道。“花婶儿干嘛去呀?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和你聊一聊呢,别急着走啊。”

    花婶儿听到王国这么说眼睛一转,笑眯眯的用手帕捂住了嘴娇里娇气的说道。“哎呦**一刻值千金,我哪敢耽误你小王老爷的兴致啊,我这不给给您的手下安排住处吗?放心在我们百花楼玩,保准伺候你舒舒服服的。”

    你可拉倒吧,王国才不会上当呢把脸色一正,向酒桌招了招手指指她坐的椅子,那意思非常明白你赶紧给我坐过来。花婶看到王国这么坚持,无奈只能重新坐到酒桌上,王国接过金枝递过来的酒杯,仰头喝下去然后看着花婶笑着说道。

    “花婶,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手段,两个女孩真的是人间极品来历跟我说说。”

    花婶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正在心里面寻思怎么应对,没想到这个小王老爷居然问题两个女孩的身世这都不是什么秘密,笑呵呵的说道。“两个女孩子是我从杭州买回来的,小王老爷听说过扬州瘦马吗?专门经过名师调教的哟价值千金,要不是你小王老爷这样的贵客,我才不会把压箱底儿的好东西拿出来呢。”

    扬州瘦马是干什么的?说实在话这是对女孩的一种侮辱性的称呼,在明清时期发展到高峰。江南虽然是自古以来都是繁华富庶之地,但是穷人也不少特别是盐商横行,富翁的聚集地这些富翁在古代社会,连农民的地位都比不上,士农工商他是站在第四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