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章:棋品不好
    山海国荒城老祖和紫癜羽帝两人离开了,一如他们出现之时,光影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不过在离开之时,两人都是面带着微笑,显得自信满满。

    “老祖,真的同意了?”通仁魔君一脸不解,显然认为过程不应该如此顺利。

    “为什么不同意?他们给出的条件那么优厚,仅凭确保你们四人之中再出一位仙境存在这一点本尊就应该同意,何况我们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潮生老祖眼神看似迷离,但却是闪烁着精芒。

    “可是……可是如此以来,小辈们可就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千年时间,一代人,足以影响齐国的传承,很有可能造成人才的断层啊!”通仁魔君显然是极为反对的那一个人。

    一边的弄潮仙君也是附和自己的意见:“是啊!老祖,荒城老儿如此大方,为小辈牺牲如此之大,这根本不符合他们的一贯作风,定然有着阴谋诡计。”

    “呵呵……阴谋诡计?或许吧!但也要看他们能不能得逞了。”微微一笑,潮生老祖犹如一头老狐狸一般,转而又是说道:“文华,风香梨即将采摘,此时不容有失,你们在此镇守,本尊出去逛逛。”

    一语话音,潮生老祖走到了风香梨树之下,盘膝而坐,本体留在了这里,神识微动,一道神念分身却是远游天际。

    潮生老祖如此态度,通仁魔君几人也是面面相觑,最终忍不住的问道:“文华,老祖怎么会是如此态度?”

    “老祖有着他的考虑,再说,你们怎么就知道那些小辈们一定会输?”文华景帝却是反问了一句。

    “这个……”

    如此一问搞得其他三人更是不知说些什么好了,一直不语的文涵仙子轻轻的说了一句:“文华,不是我们对那些小辈们没有信心,而是山海国实力庞大,能人辈出,而我们那些小辈们又各呈心机……结果恐怕不会乐观。”

    “呵呵……纵然输了,齐国还是掌握在我们手中,山海国纵然再有能也无法扭转天下大势,静观其变,我们静观其变。”文华景帝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言亦是走到风香梨树之下盘膝而坐,闭目修炼起来。

    眼见如此,剩余三人都是微皱眉头,相互望了望,最终带着一丝无奈亦是来到了风香梨树之下。

    ……

    虚空之中,风云流转。

    荒城老祖和紫癜羽帝两人看似一动不动,实则瞬息千里。

    “老祖,我总觉得事情太过顺利了,当初神山他们可是有着激烈的反对,差一点就与我们大打出手了,他们是不是有着其他什么阴谋?”紫癜羽帝似乎有着担心。

    “哼,潮生的心机比神山重,他在最后不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吗?看来是想让我们赔了夫人又折兵。”荒城则是一声冷哼。

    “这不可能,齐国庙堂自己已然乱了,而且扶摇他们已然布局了二百年,绝对不会有失的。”紫癜羽帝信誓旦旦的给出了保证。

    “你插手此事了?”却是不想荒城老祖突然转头,眼神带着凌厉之色。

    “这个倒没有,我还不至于那般不懂规矩,只是扶摇他们找了我几次,我知道的多一点而已。”紫癜羽帝摇了摇头,面不改色。

    “那就好,紫癜,记住,此事不管扶摇他们是否成功,你都不要插手。”荒城老祖警示了一句,然后颇有不满的说道:

    “这些年,扶摇他们频频出手,闹得山海大陆鸡飞狗跳,已然激起了不少人的怒火,就连五大尊者之中也有人对此都是有了不满,问过此事……紫癜你可要把握一个度,免得被他们抓住把柄。”

    “老祖放心,此事紫癜心中有数,虽然扶摇他们闹腾但却是占据了人族大义,而且我也警告过他们,让他们不要在肆无忌惮,外海资源潮之后,山海大陆再也没有大型势力覆灭,从这一点来看,扶摇他们是听话的也做的不错。”紫电低了低头,陈述了事实。

    听到紫癜羽帝如此一说,荒城老祖却是停了下来,周围风云瞬间静止,遥望着远处的虚空带着感慨的说道:

    “紫癜,老祖也就这个样子了,这一次大妖灾之前老祖会全力助你突破洞天镜,只要你能够修复炼魂塔,以神器之威想来可以在大战之中大杀四方,积累底蕴,下一个万年大妖灾就是你成就仙尊之时。”

    “只要你能够成就仙尊,什么五宗四家、什么山海七国,就是整个山海大陆人族全都乱了也是值得啊!”

    “仙尊啊!我人族实在太需要一位仙尊了。”

    ……

    一处田园茅舍,一方青石石桌,石桌之上一副棋盘,两位老者正在皱眉下棋,棋到中局正在绞杀。

    左边一人菱角分明,满脸刚毅之色,却是秦国顶阶仙境存在也是这里的主人玉莲尊者。

    右边那位一身灰衣,满脸死灰之色,名为赢勾尊者,却是被山海国扫灭幽冥宗的顶阶仙境存在。

    两人正在下棋,光影一闪,潮生老祖的身影出现在棋盘一侧,人影还在闪动话语已然传出:“赢勾,你还要不要脸?躲在玉莲这里三百多年了,你真的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当初是你们将本尊拉入伙的,现在本尊老巢都被扫灭了,只能躲到这里了,其实本尊原本是想到你那里躲着的,但却是不愿看你的丑恶嘴脸,说到这里还是玉莲脾气好啊!”

    翻了翻白眼,赢勾尊者继续瞅着棋盘,但又是补充了一句:“潮生,风香梨成熟了吧!给本尊三颗安慰安慰本尊受伤的心,否则本尊就给你捣乱。”

    “装,赢勾,你就在那里继续装吧!”没有再去理会赢勾尊者,更是没有接话茬,潮生老祖转向了默不作声犹如静莲的玉莲尊者:“玉莲,本尊此番前来就问一句,那个消息确定了没有?”

    “确定了,玄天以三千年寿元为代价推算出了,这一下你可以放心了吧!”玉莲尊者似乎十分关心棋局的输赢,目光一直盯着棋盘。

    一句回应之后转而又是问道:“潮生,你们同意荒城他们的提议了?”

    “同意了,为什么不同意?”潮生老祖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哗啦。”

    这边潮生老祖话音未落,赢勾尊者却是将手中的棋子全都撒到了棋盘之上弄乱了棋局,然后带着惊讶之色的说道:

    “潮生,你厉害,你真是厉害,刚才本尊还在与玉莲打赌,说你家大业大,在那个消息没有确定之前定然不会答应,没想到啊!你竟然答应了,害的本尊输了一件先天法宝,你赔,你必须赔,四颗,你要给本尊四颗风香梨。”

    “赢勾,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还四颗风香梨?一颗都要看本尊的心情。”潮生老祖则是瞪了瞪眼,转身就要离开。

    “潮生,先别走啊!陪本尊下盘棋再走也不迟吗?”却是不想玉莲尊者却是出口挽留。

    “下棋?玉莲,赢勾天天呆在你这里陪你下棋还不够?”潮生老祖微皱眉头。

    “让他呆在这里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最主要的是他棋品不好,你也看到了……三百多年了就没有完整的下完一局。”说话之间,玉莲尊者示意了一下被弄乱的棋局。

    “没空,不下。”看了看棋局,在看看了棋局两边的两人,潮生老祖果断拒绝,然后转身离去,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好你个老清高,竟然说本尊棋品不好,来来,再来一局,本尊给你留面子,还真当本尊下不过你了。”

    潮生老祖离去,却是激怒了赢勾尊者,手掌一动,棋局清空,摆出了一副全力以付的阵势。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YES)

    返 回 并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