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74】不是我做的!
    季非离急忙端在她的面前,“你怎么了?”

    安琪手捂着肚子,脸色苍白如纸,虚弱的说道,“我肚子疼……”

    “怎么会肚子疼呢?”季非离胡乱猜疑着,“难道是鸡汤的问题?”

    安琪有气无力的说着,“怎么会,我往日里喝也没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

    霎时,白色的裤子被那红色的液体染红。

    季母手捂着嘴,惊叫一声,“血……”

    季非离紧紧的抱着安琪,紧张的说着,“安琪,你别吓我,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

    安琪的嘴角扬起了苍白的笑容,弱弱的说着,“我没事,你别担心。”

    所有人的视线看向了顾恩恩的身。

    季母狠狠的摔了顾恩恩一巴掌,质问道,“是不是你?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为什么要伤害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

    顾恩恩急忙解释,“不是我……”

    季母双手叉腰,恼羞成怒的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为自己开脱,不是你还会有谁,一午你一个人在厨房,这个家除了你们夫妇对安琪不满还会有谁?”

    顾恩恩百口莫辩,只好将视线落在了季非凡的身,用力抓着他的双手哀求道,“真的不是我……”

    “我相信你。”

    一句‘我相信你’印的她的心里暖暖的。

    只要他无时无刻的相信自己,哪怕再大的委屈她也能够承受。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你们千万别怪恩恩,毕竟鸡汤是李妈熬的,我想她应该也不知晓此事吧。”

    安琪弱弱的说完便昏迷了过去。

    ……

    s市妇幼保健站。

    安琪被送进急诊室,他们徘徊在门口耐心的等待。

    门口,宋母依旧喋喋不休的指责着顾恩恩,“都是因为你,安琪才会躺在里面,若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我定不会放过你。”

    顾恩恩眼角的泪水不由的泛滥起来,可怜兮兮的说道,“我都跟您说了不是我……”

    “不是你还会有谁,一午只有你在里面,你和她平日里的交情我可是全部看在眼里,休想用你的可怜样在我的面前蒙混过关,识相的话赶紧收起你的那虚伪的面孔。”

    “……”

    “我看你根本是嫉妒她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起来。”

    季母伸手指着顾恩恩的胸膛一字一句的咬着说道,“你是因为自己的肚子不争气,所以才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法子吧,还是说你担心她肚子里是季家唯一的长孙,害怕失去自己那应得的那一份,没想到你还真是恶毒。”

    季非凡伸手将顾恩恩紧紧的揽在怀里,语调有些复杂,“您不要站在那里胡说,恩恩本善良才会容的你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和陷害她,我敢向你们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她的所做。”

    他沉默了足足有两秒钟的距离,再道,“只要有我在她的身边,你们休想将所有的责任推脱在她的身,等医生出来一切都知晓了。”

    季母兀自不依不饶,“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护着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看你简直是被她迷惑了吧。”

    “简直是笑话。”

    季非凡冷嗤一声,“说不定只是某些人的在重蹈一次假怀孕的事情,我可没忘记当初她是如何陷害恩恩的。”

    季非离起身一步一步的向顾恩恩的身边逼近,“你还有没有良心,她好心好意和你求和,没想到你却如此待她,连她在昏迷的最后一刻都还在为你们辩解,我真想挖出她的心看看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顾恩恩整个人不由的颤抖了下,还好有季非凡的搀扶,否则下一个昏倒的是她。

    季父低吼一声,“能不能安静点,安琪现在在里面生死未卜,你们却在这里吵吵闹闹,成和体统!”

    季母斜睨了一眼安琪,提醒道,“现在躺在里面的是你的儿媳妇和孙子。”

    季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着,“不管怎么样,我相信恩恩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说不定里面有什么误会。”

    “误会?”

    季母神色明显有些不屑,咬牙切齿的说着,“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难道你还想为她一个外人而开脱吗?”

    “我清楚的告诉你们,事情不是我做的,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承认的。”

    顾恩恩睁开季非凡的怀抱,看着他们大声的怒吼道。

    说完,拔腿跑。

    ‘嘀’的一声,手术室的灯暗了下来。

    顾恩恩停下脚步,回眸一看,竖起耳朵听着。

    紧接着,季非离那急切的声音传了出来,“医生,我太太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严肃的声音溢出,“很遗憾,孩子没有保住!”

    季非离整个人不由的慌了下,这是他心心念念的才盼来的孩子,怎么一瞬间没有了?

    天好像塌下来一般。

    他渐渐的调整好自己那慌张的情绪,惊愕的喊了一声,“什么?”

    医生重复着,“大人送来的太晚,孩子已经离开了。”

    季非离像丢了魂似的直接瘫坐在椅子,嘴里碎碎念念的说着,“前段时间还好好的,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其实导致她直接流产的是……落胎药所致。”

    医生双手插兜,严肃的说着,“你们到底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孕妇身边怎么会有落胎药?你们是怎么当家人和丈夫的?”

    “那大人呢?”

    季父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平静的问道。

    “大人小产后明显有些虚弱,但是并不会影响以后的身孕,还好大人没什么危险,落胎药的药性是下了在很大的,当场见效,还好月份不是太大,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切记醒后一定不要让她受到太大的刺激,我想休息几日便可痊愈,只是心理的障碍还需要你们一点一点的开导方能痊愈。”

    医生在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提醒道,“病人一会会送回病房。”

    季母看着站在远处的顾恩恩问道,“究竟是不是你?”

    “不是我……”

    季非离起身揪着顾恩恩的衣领冷声道,“是你在鸡汤里放入了落胎药,难怪她在吃饭的时候说今天的汤怎么会是红色,没想到原来真的是你。”

    咳咳……

    顾恩恩干咳两声。

    顾恩恩双目猩红,这是他们分手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直接吐出了四个字,“你放开我!”

    季非凡走在顾恩恩的身边,看着季非离命令道,“放开她!”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季非离没有松手,手腕反而更加用力。

    “我再说一遍,放开她!”季非凡不耐烦的说道。

    “……”

    见季非离无动于衷,拳头直接挥在了他的脸。

    下一秒,他毫无预兆的直接瘫坐在地。

    脸溢出了轻微的血丝,伸手擦去脸的血迹,一声冷笑溢出薄唇,刻薄的说道,“自己当不了父母,也不让别人当父母,只可惜,你们西夏一辈子再无儿女。”

    “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瞬间传遍了整个走廊。

    季母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哽咽的说道,“你们害我那还未出世的孙子这样平白无故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如今你们竟然可以殴打我的儿子,我跟你们拼了。”

    话落,她直接冲去扯住顾恩恩的头发,两个人厮打在一块。

    季老爷子双手拄着拐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地板,“你们还称不能给我消停点,这里是医院,若你们不觉得丢脸到医院门口给我打去。”

    战争瞬间停止下来。

    此时,护士证推着病床走了出来。

    季非离急忙起身跑在安琪的面前,抓起了她的双手,小声而又心疼的唤着,“安琪……”

    “病人刚刚做完手术还很虚弱,让她多休息一会吧。”护士一边推着床一边耐心的祝福着。

    顾恩恩睁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季非凡说着,“我真的不知道鸡汤里为什么会有落胎药,我只是按照他们的吩咐帮李妈照看一下。”

    季非凡直接将顾恩恩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安抚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还你清白。”

    顾恩恩的眼神透着几分自责,“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我们是夫妻不要跟我说这些客套的话。”

    季父惨扶着季老爷子走在他们的面前,“恩恩,我知道你是个老实的孩子,我想知道鸡汤里为什么会有了落胎药?”

    顾恩恩看着他们对自己的怀疑,心难免有些委屈,情绪也一点一点的跟着爆发出来,抓着自己的发丝吼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请你们不要再问我了。”

    她转身大步的向前跑着。

    “真是不好意思,真的不知道今天回发生这样的意外,原本恩恩只是想回家给你们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没想到却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季非凡看了眼离去的顾恩恩,解释道。

    季老爷子阴郁的眼神透着些许的烦躁,“不管怎样,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你还是先去陪陪她吧,千万不要再发生什么意外了。”他顿了顿,再道,“我先试着看看安琪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有消息我打电话给你们。”

    “那我们先失陪了。”

    季非凡转身跟随着顾恩恩的步伐离开。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YES)

    返 回 并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