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9章 买卖难
    那人看起来怎么有点熟悉呢?不会是熟人吧,要是熟人我得过去打个招呼啊。

    我点上了根烟在旁边观望着,司机走过去帮忙把行李箱塞进了后车厢里。那人影不徐不疾的靠近着车子,片刻后车子的内灯终于照亮了那人影的脸。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我就被吓到了。那人竟然也在看着我,眼神幽怨的吓人,充斥着难以言表的愤怒,似乎在喷射火焰。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是赵文翠,她竟然要离开村子。

    想通了吗?不打算继续在这祸害下去了?

    一直走到了车前,赵文翠才收回了目光,伸手拉开了车门,迈步上车的时候用手轻轻护着肚子,这个小动作被我捕捉在了眼中。

    我恍然大悟,估计是肚子已经明显大了起来,她已经错过了找接盘侠最佳时期,所以不得不离开吧。

    “哐”的一声闷响,车门被赵文翠关上,紧接着车里的灯暗了下去,我本什么都看不到,但却总感觉有一双幽怨的眼睛在盯着我。

    我哆嗦了下身体,感觉有些渗人,连忙一脚油门离开。

    行至半路,天就慢慢的亮了起来,等我来到县城菜市场的时候还不到六点。

    我放缓了速度,三轮摩托车发出突突的响声,道路两旁大部分的商贩都在摆弄着自己的商品,等待着买家光临。

    几分钟之后,我终于找了个空地停住了车,正卸着货,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湿漉漉的手往围裙上一抹,背着手看着箱子里的鱼。

    我锁上了车微皱着眉头看着她,这人看样子应该不是来买鱼的吧。

    “新来的,你也买鱼啊。”

    也?我去,这是个同行啊。

    我连忙应了一声,她直起腰来看向了我,上下看了好一会说到,“我瞧你是,第一次出来摆摊吧?这么年轻咋不去找个正经工作?”

    这是要干什么?我皱了皱眉,索性没搭理她。

    她愣了一会又开了口,“你把这箱子鱼都给我吧。”

    说着她报了个价钱,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就比赵铁柱的价钱贵几毛。

    “大姐,你跑我这进货来了?”

    说完我便没有再理她,那中年妇女瞥了我一眼,边走边说着“卖不出去全瞎了”之类的话。

    我全然没往心里去。

    六点半左右,菜市场里的人多了起来,吆喝声此起彼伏。

    眼见的一**的人走了过来,我连忙站起来了身,想要吆喝但不知为何就是开不了口。

    一位老大爷背着手弯腰看鱼,我刚要开口说话,对面嗷呜一嗓子把我给吓了一跳。

    “卖鱼!卖鱼!鲤鱼草鱼鲫鱼黑鱼”

    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是刚才那个中年妇女,她的鱼摊就在我斜对过。

    “最好的鱼哎,价钱公道!”

    吆喝声大,鱼种多,摊子也比我这大,那老大爷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过去,转身要走,我连忙说到,“大爷,您来点鱼吗?”

    老大爷摆了摆手头都没回就去了中年妇女那,我心中一阵憋屈。

    一连好长时间,有四五批人都去了中年妇女那卖鱼,我这门可罗雀。

    这样不行啊,我清了清嗓子,脸一红嗷嗷的吆喝了起来,加入了叫买的对位。

    一吆喝还真起了作用,四五个人都来到了我这,估计是因为中年妇女那得排队。

    “大哥大姐,来条鱼吗?”

    几乎是同一时间,最前面的两个人,一男一女同时发问,“草鱼/鲤鱼多少钱一斤。”

    我连忙报了价钱,刚要开口夸夸自己的鱼,又有人来问,“就这两种鱼?”

    “有黑鱼么?”

    “刚才说的鲤鱼多少钱?”

    “鲫鱼有没有?”

    我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连忙做出回答,“目前就这两种鱼,没别的。”

    “你这也忒少了,人家那边田鸡田螺蚯蚓啥的都卖!”

    “草鱼多少钱一斤,能便宜不?”

    怎么又问价钱,我刚才不都说了么,“六块五。”

    哎不对!这是鲤鱼的价钱。

    我连忙要改口,之前问价钱的人已经挑出来了毛病,“刚才不是说七块二一斤吗?你随便编价钱吗?”

    那人瞥了我一眼,刚准备挑鱼的他直接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刚才还在频频发问的那帮子人也都收住了嘴。

    “哎呦,小孩你不会做买卖啊。”

    “把价钱背下来再来吧。”

    刚聚过来的几个人很快就离开了,我感觉一阵心累。

    从六点半到中午十二点,我只有二十五块钱的进账,去出去成本我只有四块多的盈利。

    唯一买了我一条鲤鱼的大姐是因为着急回家给孩子做饭,来不及去对面排队。

    我看着箱子里的鱼忍不住一阵发愁,有这么难卖吗?嚼着赵霞早起给我烙的饼,心里不是个滋味。

    做买卖有这么难吗?上次赶大集的时候替赵铁柱看摊子也没这么复杂呀。

    我心中有些发慌,下午的时间来菜市场买东西的人就少了许多,对面那大姐的摊子上还有零星几个人光临,我这一丁点的流水都没有。

    下午五点多,斜对过的那大姐又走了过来,看着我满满腾腾的鱼箱一阵乐,光乐也不说话。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强烈的嘲讽,理都不想理她,甚至于都想怼她。

    来回晃悠了好一阵子,那大姐开了口,“一条鱼都没卖出去?”

    我抽着烟没理她,她又动了早上的念头,“把鱼都给我吧,卖不出去也是瞎。”

    说着她又报了个价钱,跟赵铁柱卖给我的价钱已经相差无几了。

    我歪了歪头依旧没说话,这马上就要下班**了,我还有翻盘的机会,至少不会这么惨。

    六点左右,菜市场又拥堵了起来,这一次我也不会不好意思了,扯着嗓子一阵猛喊,然而聚过来的人并没有多少。

    我好生服侍着这些顾客,“鲤鱼六块五一斤,草鱼七块二,哥买条回家给老婆孩子吃吧。”

    那人皱着眉头,“你这都摆一天了还能新鲜吗?便宜点。”

    “这”我还没想好说辞,那人直接去了对面,给那大姐说了同样的话。

    那大姐笑眯呵的说到,“大兄弟,你是有文化的人,别跟俺么这些没文化的人开玩笑。这鱼又不是糕点蔬菜,咋还能不新鲜呢你说对吧。”

    那人先是没说话,紧接着挑了一尾鱼。

    我一拍脑门,林华啊林华,你怎么连句人话都不会说呢。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YES)

    返 回 并修正